对lof内文章任、何、形、式的使用都需经过本、人、同、意🐯

【红兴】飞鸟

标题:飞鸟

配对:商界大佬孙红雷×在校大学生张艺兴

梗概:张艺兴是白鸽又是雄鹰,他美好到孙红雷想将他放飞,却发现张艺兴在他的肩头筑起了巢穴。

写手:西西二去小宝贝_Xback

*见到错别字麻烦大家自己理解一下哈,我怕我没能全部检查出来。

正文:

孙红雷的小秘书其实是一个个子矮矮的小女生,穿上高跟鞋才堪堪突破1米6大关,去食堂盛饭的时候前面站了一排人就再也看不见菜样了。脸皮更是和胸部一样薄,开大会的时候孙红雷要她发言,小秘书对着话筒嘤嘤嗡嗡半天,说话声音就像蚊子叫,别人一催促就磕巴。

我究竟为什么留着她呢?孙红雷在心里琢磨着,端起小秘书冲的咖啡喝了一口。我真是为了祖国花朵的未来放弃个人的利益啊。孙红雷这么一想,心里顿时美滋滋的。

眼瞅着大学毕业季要到了,又到了引导无知青年的时刻了。孙红雷慈祥地摸了摸小秘书的头,告诉小秘书再不长进离她下基层的时间就不远了。

小秘书的眼睛红了。老板老板,我下基层了,谁跟在您身后捡文件呢?

孙红雷有个习惯,每一年的年底总要到自己名下的商业区转一转,遛一遛自己的小秘书和各个商场的经理。遛的时候还要戴上墨镜,穿上拉风的机车外套,再踢上一双锃亮的皮鞋,最好胳膊上再搭上一只香香软软的细手,人前人后还要做出一副老子孙是黑社会老子就是来砸场子的气势。

曾经有不长见识的经理为了讨好孙红雷,笑眯眯地拍着小秘书的头说:“这是令千金吧,和孙总长得真像!”

小秘书一个激灵,心情复杂地捏了捏自己的脸,当天晚上回家就给自己的脸蛋儿来了个VIP护理。小秘书站在镜子前,弹了弹自己水嫩嫩的脸。“我亲爱的小心肝啊,您可千万别像孙老板啊。”

所以说,面上害羞懵懂的小秘书内心已经腐坏掉了。

“老板,红苑商厦的人已经准备好了。”小秘书看着孙红雷穿着黑亮的机车服在镜子前转圈圈的动作,空着的手已经伸进小皮包里摸眼药水了。

老板是我的衣食父母。小秘书在心里对自己说,父母年纪大了总会有一些怪癖的。

孙红雷懒得去猜小秘书的心思,当一个黑道大佬是他从小就有的梦想,摸牌时腿上坐一个背后贴一个是他青春期的全部梦幻,还有躺进装满百元大钞的浴缸更是他认为的成功男人的典范。虽然他现在也是大佬,钞票浴缸也睡过了,但他就是觉得自己掉档了,商业大佬哪有黑道大佬有面子啊,拿着大砍刀收人头和看着点钞机点钞票的感觉能一样嘛!所以,孙红雷不放过任何一个装黑道大佬的机会。尤其是这种年底巡视的场合,孙红雷要那些不知进取净想着拿钱回家的经理们通通跪下叫自己爸爸。

怀着这样的心情孙红雷披上了挂着的毛呢大衣,那件大衣是大翻领的,装饰着夸张却柔软的灰色皮毛。收拾完毕后孙红雷斜了小秘书一眼,小秘书蹭一下双腿并拢腰板挺直,义正言辞地说:“再配上墨镜就更帅了!”

孙红雷满意地点点头,逗狗一样拍了拍小秘书头。我说我为什么留着你呢!

遛弯儿从商业区的步行街开始。步行街的圣诞气氛很浓,藏在圣诞树里的LED灯光像柔软白雪又像闪烁的明星。小秘书想戳戳一红色电话亭上挂着的小铃铛,走近了才目光悲戚地发现这个银光闪闪的小东西超出了自己的身高承受范围。一阵风卷起来,铃铛叮叮当当晃了两下。节日气氛再浓,冬天还是冷的。小秘书缩了缩脖子,耸着肩膀去找孙红雷浮夸的大衣。

孙红雷此时特别期待毕业季,他身边没有跟人,原先跟在他屁股后面的经理临时有事提前走了,再加上小秘书不再身边,一点也没有一个黑道大佬该有的架势。

再选秘书的时候一定要选一个生理上前凸后翘心理上唯命是从的女秘书。孙红雷暗下决心。只有这样的人才配得上我这高颜值啊!孙红雷摩挲着下巴上的小胡渣,嘿嘿嘿地笑出了声。

“哥哥……”

身后传来的声音有些怯意,轻轻软软的像清泉间冒出的泡泡。孙红雷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只感觉全身都被阳光照得痒痒的,耳边响起了雪化的声音。

小秘书就站在孙红雷对街,她面色复杂地琢磨着孙红雷犹如春风拂面般的表情,目光再往孙红雷身后一瞥,当机转身藏进了星巴克。

孙红雷虽然在这地方站了许久,却是无心打量。这时被这么美好的声音叫醒,他才注意到身后是一家新开的甜品店。店面被漆成偏深的棕色,橱窗上还挂了一个系着精巧铃铛的斛寄生。刚刚叫了自己的人正睁着可爱的下垂眼看着自己,他围了一条绣着迷你圣诞树的红色围裙,纤细的手指拽着衬衫的衣角。或许是因为看见孙红雷转过身,他浅色的眉毛一弯,两个深浅不一的小酒窝就露了出来。

这么美好的人,仿佛他不是站在自己面前,而是一件摆在橱窗里的工艺品。

孙红雷的心飞了起来。

“哎呦喂……”被人这么盯着感觉很别扭,但当孙红雷那件时髦的机车服暴露在张艺兴眼前时,他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两瓣嘴唇轻轻抿在一起,眼睛里闪亮起了小星星。“哥哥要尝尝我们店出的新品吗?”

孙红雷还沉浸在工艺品甜甜的笑容里,一低头看见张艺兴交握的双手伸在自己面前,葱白的手指,指尖因为寒冷而泛着撩人的粉。然后在孙红雷如狼似虎的目光中,张艺兴缓缓摊开了松松握着的双手,露出掌心藏着的小蛋糕。

真美好啊。孙红雷在心底文艺了一把,他摊开手我就像目睹一朵白玫瑰的绽放。

纸杯蛋糕被做成一只卡通麋鹿的脸,孙红雷伸手去拿,指尖被张艺兴掌心的温度冰了一下。

“怎么这么冰啊!你们店长虐待店员啊?”孙红雷没舍得吃蛋糕,那两只手指小心地捏着。

“穿着外套没法穿围裙嘛。店长姐姐其实对我很好的。”张艺兴挠了挠头,手指插进发丝又抽离,白雪一般簌簌落下。“哥哥你快尝尝啊,喜欢的话可以带点回去给亲戚朋友尝尝。这款蛋糕是纯天然的,不伤身体。现在店里还打折……哎哎哎!你干嘛呀!”张艺兴话说一半就看见孙红雷脱了大衣走过来,他顾不上宣传篷,兔子一样脚一蹬跳着往旁边躲。

孙红雷一把把兔子捉住了,提着后领把人拎进自己怀里。“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能挨冻呢?别耽误了长身体。”孙红雷说着就把大衣往张艺兴身上披,披好了还不忘把领子立起来挡风。他犹豫着要不要补一句你别都想,我要是有孩子也有你这么大。但转念一想就删了,什么孩子!本王刚到谈恋爱的年纪呢!

“还长呢!我都24了哥哥!”张艺兴的脖子被大衣的毛领一蹭痒得难受,他转了几下脖子,就想伸手把衣领放下来。

24!多么美好的年纪啊!孙红雷笑了。

孙红雷一把按住张艺兴的手,一低头就看见深灰的衣领正巧遮住张艺兴的大半张脸,只留下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自己。

小秘书点的奶茶外卖做好了,她看了看孙红雷那边的战况,起身一提袋子出了门。

等小秘书走到孙红雷身边的时候孙红雷正和自己的小天使聊得亲密,至少已经进展到可以摸着头顶叫艺兴的地步了。

“所以啊,就是这样。要是可以拉到这一单赞助的话双旦晚会就可以办得好一点……”张艺兴说着转身朝店里的几个小女生指了指,说,“因为外联没几个人有空,所以就叫我过来帮忙了。”

“老板,奶茶买好了。”

事实证明孙红雷挑衣服的眼光还是可以的,小秘书看着被包在大衣里的张艺兴,像看着一只被裹在毛绒毯子里的小白兔。

坏老子好事!红雷听见小秘书的声音刚想反手一巴掌抽过去,听清楚意思后脑子刺溜一个急转弯,手一伸把奶茶塞进张艺兴手里。“天气冷叫人给你买了杯奶茶,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就买了推荐的,快喝吧。”

哇!小秘书的嘴张成了O型。

“哎这怎么好意思呢,”张艺兴把脸缩进衣服毛领里,不用看都知道小酒窝又跑了出来,“那哥哥我买盒蛋糕送您吧。”

奶茶是我买的,小哥哥你应该送我蛋糕啊!小秘书的害羞劲儿被张艺兴的笑容一下就勾出来了,她捧着自己发烫泛红的脸,脑内开始播放恋爱循环。

“老板,车子在等了。再不走就赶不上会了。”想归想,戏还是要做足的。

孙红雷的眉毛拧到了一起,这是要玩欲拒还迎?这是要我和小艺兴说再见的意思吗?那我转身的时候要不要回头?衣服怎么办,是不是应该留给他?还是我和小秘书说叫他们等着。蛋糕还没拿呢!戏这么多这还是我那个害羞的小秘书吗?

小秘书看着自家老板纠结的表情,心想完蛋了老板智商不够用了。这种时候不是应该当机立断搂上小受买买买吗?只留给我一个甜蜜的背影和一句:“叫那群老不死的等着。”小秘书这样想着,思绪已经快飘到各种不可描述的情节的,口袋里手机的震动一下子把她拽回了现实。

小秘书翻出手机一看——擦!还真有个会议。

“那麻烦你们稍稍等一会儿哦。我去店里买一盒蛋糕。”张艺兴信以为真,站起来就往店里走,快进店门的时候还不忘回头嘱咐说:“哥哥你不要走哦。我等下还要还你衣服。”他说得认真,声音却是软软的汽水音。

孙红雷和小秘书都被击中了。

张艺兴进去后孙红雷跳起来,恶狠狠地戳小秘书的脑门。“你刚刚什么意思啊?话说明白点不行啊!”“真的有一个会啊……”小秘书心里委屈,又生怕孙红雷冒出要自己下基层的话,连忙补救说:

“我把您的名片塞进了奶茶袋子里。”

“你以为是约炮呢!我算是明白你的脸皮都用到哪里了!多想点有利于社会主义建设的事情行不?”孙红雷心里又气又喜,生怕自己在小天使心中体贴哥哥的形象被抹了黑,又期待小天使打电话过来和自己聊聊人生。

“没有等久吧?”张艺兴一手搭着孙红雷的大衣,一手拎了两只礼品袋。“这个给姐姐。”张艺兴先把纸袋递给孙红雷,然后笑眯眯地走到了小秘书面前。

多么纯真的笑容啊。小秘书感到自己的良心一阵钝痛,姐姐不能保护你做你的盔甲,反而助纣为虐和邪恶势力狼狈为奸,你以后一定不要怪姐姐啊!

孙红雷钻进车里,将大衣搁在膝头,手指插进绒毛里惬意地摩挲着。几分钟后,小秘书听见孙红雷长长嘘了一口气,用刻意拉长的低沉声调说:“美好的肉体啊——”

小秘书一阵恶寒,战战兢兢地回过头发现孙红雷已经翘起二郎腿懒洋洋地瘫在后车座上,右手搭在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

妈妈救命!我脸皮薄,车速太快我要下车!

***

“我的妈呀!孙红雷哎!金融界的大佬啊拜托!搞定他我们外联就是买下整个学校都不成问题啊!”外联部长是个1米7的女生,她大呼小叫地冲到张艺兴面前,双臂一张就把张艺兴整个人拔起来抱着他转圈圈。

张艺兴被放下来后有些晕,他缓了一阵才慢悠悠地说:“可是我是文艺部的啊。”

“没关系,外联文艺是一家嘛!以后你要是高兴,咱们合并也没问题啊!”

“哎呦喂你搞错了。”张艺兴把孙红雷的名片拿过来随意摆弄了一阵,银灰色的描金名片在他指间,犹如一只在白玫瑰间翻飞的蝴蝶。“我跟他只见过那么一次,大概是他秘书习惯性放进去的吧。”

“披衣服,送奶茶,明明有个会还陪着你聊天,”外联部部长掰着手指面色通红地一一列举着,最后她一拍桌子铿锵有力地说,“他一定想泡你!”

“你别乱说了……”张艺兴被外联部部长说得有些心虚,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孙红雷为什么对他这么好。但是说摸得透这些有钱人的心思呢?说不定这个大老板只当是做慈善呢。这么一想张艺兴心里安稳了不少,他想起舞团联系的时间就要到了,站起来就想走。

“艺兴艺兴!Lay哥哥!张总!爸爸爸爸!如果真的……”外联部部长还想说什么,整个人都往张艺兴身上扑。突然,她整个人一缩,规规矩矩站好掏出手机自顾自地看了起来。

“请问您是张艺兴先生吗?”来人穿得西装革履,他的目光在一男一女两人身上扫了一圈,最终定隔在了张艺兴身上。他说话时微微弯着腰,低下头和张艺兴齐平,语气很恭敬。

冷不防被人这么称呼,张艺兴吓了一跳,后脚跟一踢就站直了点点头。

“那您什么时候有空呢?孙总有意向赞助你们的活动,想问一下您什么时候有空可以谈一谈。”

谈的话不是应该找外联吗?而且这次活动的赞助应该拉够了吧。张艺兴这样想着眼神就瞟向了一边闷不吭声的外联部部长,但嘴上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我等下要去舞团练舞,恐怕要6点以后才有空。”

“那请您先行上车,我送您去您练舞的地方然后在那里等您。”

孙红雷坐在车里来来回回想着小秘书说的话。

“那就您约他出来呗!理由有什么好在意的,见到人就行了!”小秘书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

“您不能直接见他,您要让司机去接他,自己坐在车里等他!还有,您要坐在副驾驶座,不能人一坐下就虎扑过去!”

“什么叫调查他?我是去掌握基本情况!”

“害羞?可笑!拉郎面前无良心!”

孙红雷想着自己什么时候需要一个小屁孩指教自己了。小秘书说累了舔舔嘴唇,默默冲自己清纯的过去挥了挥手。

孙红雷这样想着车门就开了,他一眼就看见跟在司机后面的张艺兴,他嘟着嘴,正在和司机说谢谢。张艺兴今天穿了一件宝蓝的大衣,踏进车里的时候孙红雷注意到他穿着不合季节的九分裤,露出一截被冻成粉色的脚踝。

“哥哥是想赞助我们的活动吗?”张艺兴上车后见到孙红雷有一瞬间的吃惊,孙红雷看他楞楞地瞪着眼睛一动不动地僵了几十秒,活像一只呆呆的兔子。一直到汽车发动后张艺兴才反应过来。

“算是吧。”孙红雷敷衍道,心里暗骂一句自己掉档。我是大佬,哪有大佬见人这么小心翼翼瞎掰理由的道理!

张艺兴却认认真真地说:“赞助是外联主管的。我是文艺部的。不过我可以把哥哥的联系方式给外联部部长,由她联系您。不过这次活动的赞助应该已经拉够了,哥哥如果不介意的话下一次再找您。”

孙红雷听着张艺兴有板有眼地介绍情况,心和骨头却早就被张艺兴一声声带着小鼻音的哥哥叫酥了。孙红雷纵横商场,觥筹交错推杯送盏之间难免有莺莺笑声。他记得一个同行出席酒会的时候就带了一个清纯可人的小女孩,脆生生地叫哥哥。但那叫声太油,叫人一听就知道用处。张艺兴不一样,他的声音是真诚的,他这么叫你,是因为习惯,而不是为了阿谀奉承蓄意讨好。

去他妈的前凸后翘淫声浪语!他的艺兴能把人的心都叫开。

“其实……”孙红雷的指尖传来一阵微小的痉挛,有两根手指捏住他的心脏,惩罚性地拧了一下。张艺兴见孙红雷没反应,只好又问了一遍:“这样可以吗,哥哥?”

“这样啊,那你们下一次活动是什么时候?”

“下一次……”张艺兴嘟起嘴,睫毛轻缓地扇动着。突然,他抱住驾驶座背椅,右手叩叩敲了两下车窗说:

“司机哥哥,这边转弯,前面第二个房子停车,谢谢啦!”

“哥哥那我先下车了,等下……”张艺兴下车时还有话想说,一回头却没有在副驾驶上看见孙红雷。

“既然赞助不是你负责那等下就不打扰你休息了,但是你要记得把负责人的联系方式给我,”孙红雷为张艺兴拉开车门,明知故问道,“你有我的联系方式吗?”

张艺兴点了点头说:“有。上次的奶茶里有一张。”他说完就想抬脚从车里出来,可身子挪到一半却顿住了。“哥哥你要站在这里吗?”张艺兴问,目光飘到孙红雷的身上又飘开。

孙红雷笑了一下,搭在汽车上的手没动,锃亮的皮鞋倒是动了动碾碎地上的一粒小灰石:“没事,你出来吧。我帮你挡着。”

张艺兴的耳朵红了。

***

“怎么样啊老板?”小秘书这些天上班的积极性明显高了很多,说话声音也高了许多。

孙红雷指间夹着一根烟,用两根手指反复揉搓着。他仰着头,怔怔地注视着天花板,许久才吐出一句:

“他是一个真实的人。”

小秘书被孙红雷文不对题的一句话吓了一跳。

“我在等他把外联部部长的电话告诉我。”孙红雷瞥了小秘书一眼。

哦。小秘书明白了,老板这是认真了。

“哥哥你怎么来了?”张艺兴的眼妆还没卸,看向孙红雷的眼神很媚人。

“过来看看你。”孙红雷按住张艺兴的肩膀,阻止了他起身给自己让座的企图。“我看了你的表演,很精彩。”

张艺兴唱的是当时流行组合的《Sing for You》,温柔的曲调,孙红雷站在暗处静悄悄地听完了。他的双手插在口袋里,倚着大礼堂掉漆的墙目光沉静地注视着聚光灯下的人——张艺兴坐在一张高脚椅上,穿着一脚蹬的脚够不到地板,整个人像是虚浮在灿白的灯光里。少年的声音很深情,像一只手隔着细纱温柔地捏住了孙红雷的心脏。歌词轻轻地飘,唱到“你入镜的画面刻在我脑海”的时候,孙红雷终于忍不住,伸手掐去了眼里的泪水。但他的眼睛又辣又疼,手一碰,眼泪就簌簌地掉下来。

“那哥哥和外联部谈过了吗?”

“其实……”孙红雷说。他决定把一切都告诉这个信任自己的男孩。他本来想有所保留,半真半假地骗张艺兴来自己公司实习,然后把他留在自己身边,看着他,看着这个自己心中最美好的宝贝,直到永远。但就在刚才,他才发现张艺兴的未来那么广阔,这个少年背后的翅膀那么美好而有力,是掌心的白鸽也是苍穹的雄鹰。这么美好的男孩,他怎么忍心将他留在方寸之间。但是真相一下子全部涌向他的嘴边,他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你奶茶里那张名片是我秘书故意放进去的,她知道我喜欢你,所以想帮我来讨好我,因为我警告她要她下基层。我叫司机找一个蹩脚的理由叫你上车也是为了见你。你真实,善良,努力,我喜欢这样的人,而你就是这样的人。这种感情就像欣赏一样,但比欣赏更自私。”孙红雷说得着急,好几次都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就像烂电视剧里的剧情,但它就是发生了。”

张艺兴被吓了一跳,脑子转不过弯来。孙红雷想伸手摇摇他,张艺兴一缩,但孙红雷的手还没来得及垂下,他又很快地靠了回来,嘴里喃喃地念着对不起:“我的意思是你突然靠过来吓了我一跳,没什么……别的意思。”

孙红雷听了,只是把手插回了口袋。“那哥就走了……以后也不会再来……”

“那我以后可以来你的公司应聘吗?马上就要找工作了,您的公司提供的职位和我的专业挺对口的。”张艺兴牵住孙红雷的袖口,声音听上去可怜兮兮的。但是下一秒,孙红雷看见他松开了抿着的嘴唇,眼睛里的光不一样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喜欢男生还是女生。我都没有真正爱上过什么人,我怎么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什么样的……哥哥,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你不讨厌我。”孙红雷说。

“我想你抱抱我。”张艺兴站起来,微凉的手轻轻滑进了孙红雷的掌心。

孙红雷环住张艺兴细瘦有力的腰,像擎住一朵玫瑰的花茎。青年柔软的脑袋搁在他的肩头,像敛起双翅的飞鸟。

做我的飞鸟吧,来我的肩头筑巢。

                                                                Fin

谢谢看到这里的各位,这是我的第一篇红兴文,结尾有些仓促,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评论(4)
热度(49)

© 是苏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