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lof内文章任、何、形、式的使用都需经过本、人、同、意🐯

【岩荼】端游里的双人礼仪

随手记脑洞之三

标题:端游里的双人礼仪

配对:岩荼。讲一个痴汉安岩和默许他的神荼

写手:西西

part 1

瑞秋盯着电脑,眼睛笑得完全看不见。胖子,允诺,龙傲娇等人将瑞秋围得密不透风,一个个笑得脸色通红,脖子伸得恨不得把脸扎进电脑里。


“亲了亲了!真的亲了!”瑞秋笑得浑身发热,肩膀颤抖着把脸埋进手掌里。


“再看一遍!再点一遍那个壁咚的嘛!”允诺见瑞秋笑得完全听不见自己的话,直接抢过鼠标把右键敲得啪啪响。


“你等等撒!我们都没看清是不是舌吻撒!”江小猪怪笑着拿手肘捅捅胖子,迫不及待地想去抢允诺护得牢牢的鼠标。


“你就不能让让大小姐!”龙傲娇用手臂把江小猪的贼手往后一挡,目光直往屏幕上瞟。


“也行也行,咱走先壁咚再接吻最后推倒滚床单的程序。”胖子大手一挥,做出一副爷不计较的样子。


“什么壁咚接吻滚床单?你们不会在白日宣淫吧?”安岩走进来的时候正听见胖子最后一句话,他故意双手护胸做了个害怕的动作,然后像所有宅男一样若无其事地走向了胖子,扒开胖子的头探向允诺没来得及关掉的界面。


界面里,神荼被安岩逼得脊背贴墙,一双长腿膝盖微屈露出示弱的姿态,而安岩则双手霸道地撑在神荼肩侧,将他牢牢禁锢在自己的阴影里。屏幕里的神荼眉目低垂,看着羞怯又温顺,看得安岩直想挑起他的下巴,将大腿挤进神荼两腿间,身体恶狠狠地压住他,手滑进他的T恤,抱他,吻他,吻得他只能猫咪一样偎在自己肩头。


靠!安岩发现自己再脑补下去就该给自己的脑子打马赛克了。他抹了一把下巴又拍拍自己的脸,还好还好,虽然脸烫了点,但总归没有流口水。然后安岩故作镇定地指着屏幕里情意绵绵的两人,目光把众人挨个扫了一遍,开口说:“这游戏谁做的?身高不对。”


part 2


闹钟显示6点,床板吱嘎吱嘎又吱嘎。安岩最终自暴自弃地长叹一声,从蝉蛹一样的空调被里挣扎出来,按亮了电脑主机按钮。


安岩记得胖子曾说神荼公主抱过自己,只是那时自己中招昏迷完全没有印象。看着游戏礼仪界面里神荼软软地将手搭上自己的肩,在自己的手伸向他的腿弯时配合得屈起膝盖。想着平日寡言凉薄的人就这么轻易地靠在自己胸口,睫毛长长的双瞳宝石般闪烁,高鼻梁下的嘴唇像是紧抿的淡色海棠。安岩的心为这美好砰砰砰地跳了起来。看了一会儿安岩又有些遗憾这游戏里没有神荼的血妆。


神荼手上沾了分不清黑色红色的血污,他靠着墙抬起头时安岩注意到他额头蹭破了几块皮,丝线一样的血顺着神荼脸部的轮廓留下来,有一只凌厉的美感。“别逞强了,你的脚都快肿了!”神荼偏开头不去看安岩焦急关切的脸,只是挣扎着试图站起来,手指用力得几乎扣进墙里。“神荼,”安岩健步如飞地冲到神荼身边,武林大侠一样抱拳说,“多有得罪!”然后一鼓作气抱起神荼,大踏步地往出口走。神荼的手发泄似得揪起他的外套,又犹犹豫豫地松开了。


门外响起一阵狂乱的敲门声,胖子豪放的声音震得安岩抖了一下。他七手八脚地关掉电脑,看了一眼裤裆后才去给胖子开门。在回忆起自己看裤裆的动作后,安岩恨不得一把拍死自己。


part 3


安岩第一次和神荼牵手使在贝希莫斯庄园,当时的情况完全没有游戏礼仪里玩得那样深情款款。神荼被困在水柱中神智不清,在感受到安岩源源不断的郁垒之力后倏地睁开眼。安岩的脸因为缺氧涨得通红,他只感觉神荼用力抓住自己的手臂,下一秒自己怀里就滑进了一具水一样的身体。


“我只想找回我的家人。”安岩见神荼说完转身就走,生怕他轻车熟路地启动一个开关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别走!安岩想喊,但是觉得自己这样太娘们。于是他灵机一动,噗通一声跪下,学着游戏礼仪里的样子抱住神荼的大腿。“我可以陪你一起找。”安岩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尴尬得恨不得马上跳起来认错,但又怕神荼飞起就是一脚旋风腿,于是索性死命地抱住神荼的大腿不松手。“总之你先跟我回去!我们都相信你没有背叛组织,特别是瑞秋!她特别担心你!”安岩看神荼拖着自己这个腿部挂件往前挪,以为他要甩开自己,着急地整个人都贴上神荼的长腿,滚烫的手掌直往神荼大腿内侧逼。“二货,你⋯⋯”神荼一手企图顶开安岩的脸,一手急不可耐地去掰安岩的手,拔萝卜一样想把自己的腿把出来,“我没说我不回去。”“那你早说嘛!早说嘛!”安岩蹭得一下蹿起来,自觉地站到离神荼几步远的地方。他感受着神荼身上散发的一波一波的酥骨热气,瞥着神荼脸上藏都藏不住的红晕,嘿嘿嘿地傻笑起来。


part 4


胖子来找安岩是神荼回来没多久之后的事情,当时他们正准备着下海去查一个沉船墓。“我说兄弟,”扎营的时候胖子神神秘秘地把安岩拉到一边,脸上的笑容吓出了安岩一身鸡皮疙瘩,“给胖爷老实交代,你是不是看上神荼了?”“你怎么知道!”安岩一双褐色杏眼瞪得大如铜铃,他本想否认,但脱口而出的却是这一句变相承认的话。说完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喊得太大声,心虚地四处看看,发现四周树影深深后才大大松了一口气。“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偷偷玩勇者大冒险端游啊!”胖子一脸揶揄地冲安岩笑,一脸小崽子这么点本事还想瞒过我们的表情,“你也不照照你看神荼的眼神,恨不得汪一声就扑过去似的。”“去去去!你才是狗呢!”安岩脚上踢胖子一下,嘴上却忍不住问,“那你觉得我行吗?机智回答,不许打嘴炮!”“行行行!你想神荼大腿都让你抱了,对你不是默许就是鼓励,”胖子冲安岩摆摆手示意他凑过来,“记得胖爷说的吗?壁咚接吻滚床单。你这抱大腿的性质和壁咚没什么两样,接下来,哥们给你一个接吻的机会。”


“那个沉船墓没什么幺蛾子。胖爷我已经在神荼氧气罐上做了手脚。到时候出来的时候你记得离他近一点,”胖子别有深意地眨眨眼睛,“抓住机会,接吻渡气。”


part 5


对于神荼来说,氧气罐氧气不足绝对是一个致命的意外。在他慌乱想对策之际,冰冷的海水突然灌进来,刺得他呛了好几口腥咸的海水。


对于安岩来说,这个时候才想起自己不会渡气绝对是一个致命的打击。他笨拙地贴上神荼柔软的嘴唇,一只手揽住神荼的肩膀,一只手去捏神荼的下颚促使他张开嘴。神荼的口腔因为进过海水又湿又凉,两排贝齿更是冰如冷玉。安岩使劲往里面吹了几口气,一边拼了命地往上游。


身体接触到陆地的那一刻安岩深深舒了口气,接着就想抱神荼起来飞奔回营地。却不料吸了水的衣服重如沉石,安岩又浑身软绵绵地使不上劲还差点栽了个跟头。他只好用传呼机叫胖子他们带点干衣服和急救用品过来,然后犹豫不决地想要不要给神荼做人工呼吸。“我的氧气罐是你动得手脚?”神荼突然睁开眼,语气听不出情绪,眼神清明得没有半点溺水者的样子。安岩被吓得啊了一声,脸色一下子青了不少。神荼这句话在安岩听来就是在问“你是不是故意吻我”一样。“算⋯⋯算是吧。”安岩支支吾吾地吐出一句,看神荼挣扎着想坐起来连忙把肩膀献过去给他靠。这次他们就想游戏礼仪里一样,肩靠肩地坐在一起。“对不起⋯⋯”话一出口安岩就恨不得甩自己一巴掌,做都做了,一个大老爷们儿有什么不敢承认的。于是他清了清喉咙干巴巴但是无比真诚地说:“我喜欢你。”“二货。”神荼说,安岩自带神荼翻译器将这句话翻成了“我也喜欢你”,安岩看着神荼有些躲闪的眼神,凑过去在神荼的脖子上吻了一下。


这个动作礼仪里并没有,但是他安岩本来就不想对神荼文质彬彬。


“这个动作游戏里没有。”神荼的话吓了安岩一大跳。“你知道?”夭寿啦!神荼居然玩游戏!安岩在心里惊呼一声。“我没在玩,”神荼把安岩的表情和心里活动摸得一清二楚,他解释说,“那是回来没多久之后的事。我撞到瑞秋在玩,一看上面那个抱大腿的姿势就差不多明白了。”所以你一直都知道!安岩的心里炸开了一朵朵璀璨的烟花,这就是默认!这就是许可!这就是鼓励啊!


于是他像胖子嫌弃的那样,汪的一声扑向了神荼。


part 6


“咦?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回来了撒?”江小猪一回头就看见戴着墨镜的胖子,他手里带去给安岩神荼的东西一样没少。


“他娘的。”胖子想起沙滩上那两人的背影,骂了一句娘。


FIN

评论(2)
热度(62)

© 是苏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