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lof内文章任、何、形、式的使用都需经过本、人、同、意🐯

【亚梅】运动会上发生的小事

请原谅我的OOC和傻白甜


       亚瑟在操场上热成了狗,他不会承认这种燥热有一半来自对110米栏比赛的过度紧张。和他同组的有上一次比赛的冠军兰斯洛特,亚瑟注视着他冲看台的一个方向挥了挥手,在裁判的允许下进行了试跑。他轻松地越过前两个跨栏,像灵巧的鹿,并且收获了不小的尖叫。亚瑟不以为然的撇撇嘴理顺自己猎豹一样灿烂的金发——他瞥了一眼看台上一颗乌木一样的脑袋嘀咕一声:“鹿是跑不过猎豹的。”


      梅林一只手按着耳机一只手翻看手机短信记录,他刚刚收到了莫嘉娜提醒自己准备颁奖的短信,兰斯洛特晚餐的邀请和一条内容怪异的陌生短信。
梅林翻出书包里的领带系好,删除了兰斯洛特含情脉脉的邀请,开始研究那条陌生短信。


「希望你给我挂金牌的时候不要踮起脚尖,并且我大发慈悲地建议你戴黑色的领结,别再带那条愚蠢的红色领带了!那就像你冬天戴的口水兜颜色!( ̄▽ ̄)」


      梅林不记得自己有什么口水兜,但他确实有一条红色的围巾。


      “天哪!你在和谁发短信?”葛温一眼撇到那个让所有女孩脸红心跳的短号,激动得差点挤爆手里的奶茶。梅林一边向威尔借领结一边不高兴地嘟囔说:“一个自以为是的白痴。”


      校工会的工作人员走过来一脸不耐烦地提醒葛温放下手里的奶茶,右手指着梅林的校服示意他穿上它。梅林向她出示莫嘉娜的短信说:“我要去颁奖了。回来我会穿上校服的。”工作人员点点头,显然很吃梅林彬彬有礼又乖巧听话的一套,葛温在她走掉后翻了个白眼说:“不许脱校服,不许玩手机,不许撑伞,不许喝水吃东西⋯⋯他们下次干脆说可以干什么好了!”梅林在威尔的帮助下系好领结,期间威尔不断地四处张望。“你怎么了?”梅林最终也没想出要回那个自大白痴什么话,他一边和威尔说话一边偷偷删掉了那条短信。“我总觉得有人在看着我,用一种不是那么友善的目光。”威尔回答,不自在地抓了抓头发。“天呐!你把它删了!这可是亚瑟的短信!”葛温瞪着眼睛大呼小叫。


      广播站开始进行道次介绍了。梅林根本听不清参赛者的名字,他们淹没在外院女生此起彼伏的尖叫中。


      亚瑟听见广播员“运动员请上道”的口令,他没有再在看台上看见那颗乌木脑袋,只是看见兰斯洛特将手机交给即将离场的同伴仔细嘱咐着什么。“哼!”他从鼻里轻哼一声专心做好准备。


      枪令一响,拍手器和擂鼓的声音震得地面嗡嗡作响。亚瑟跨过第二个栏的时候看见梅林站在主席台下和莫嘉娜说着什么,他带着漆黑的领结,精瘦的窄腰藏在笔挺的西装里。不过我更喜欢他冬天穿鹿皮外套和短靴,就像森林里走出来的少年。亚瑟越过一个跨栏的时候觉得自己很高,即使梅林穿着中跟皮鞋也要抬起脚跟才可以给自己挂上金牌。他的小腿会因为用力而紧绷,阳光像挂在他睫毛上的水珠。
亚瑟迫不及待地又跨过一个栏,现在他可以看见梅林细软的长睫毛和他像锋利的龙须一样的眉毛。梅林低着头的时候眉毛总是如此突兀地锋利着,就像从前他藏在那瘦弱苍白身躯中的金黄魔法。


      亚瑟爱死现在这种感觉了——他一路狂奔而来,而梅林就会在那里,不会一个人离开更不会和另一个人走。


      我也不会让他和另一个人走!亚瑟在倒数第二个跨栏的时候超过兰斯洛特,这在看台上引起一阵汹涌的欢呼。但他只看见姐姐莫嘉娜正和梅林一起检查装在红垫子上的奖牌。


      “你知道超过兰斯洛特那个人是谁吗?”梅林刚刚向莫嘉娜抱怨完那条讨人厌的短信。“亚瑟啊,听说他这一次誓争第一。”莫嘉娜看见梅林点着金牌的手指一下子僵硬了,然后他手指有力得恨不得在上面抠出一个洞。

「我希望你能找到为我颁奖不用垫脚的鞋子|( ̄3 ̄)| 」


      亚瑟经过主席台的时候梅林又收到了一条短信,他看见莫嘉娜抛了一瓶水给亚瑟,获得小组第一的亚瑟熟练地接住水瓶,扬起的小臂肌肉紧实而有力。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错觉还是真实,梅林感觉亚瑟在路过的时候用湿热的小指轻轻扫过他的手背,又大又圆的蓝眼睛含情脉脉地胶着他的嘴唇。
      


      一定是错觉!


      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当梅林在广播里听见亚瑟获得第一名的时候。他不情不愿地站在领奖台旁边低头看自己的鞋尖。


      亚瑟站在领奖台上看着梅林拿起在阳光下晒得又烫又亮的金牌,心跳得砰砰响。他注视着梅林踮起脚,和自己 想象中一样。他想到一年前梅林也是这样给兰斯洛特颁发奖牌,微微仰着脸,笑得眉眼盈盈。他想到梅林在操场边边散步边背书的时候,兰斯洛特送上去的一本诗集。他想到在他听说梅林之前,找到梅林之前,梅林长时间地和兰斯洛特待在一起⋯⋯


      我真是受够了!亚瑟弯下腰,双手掐紧他的窄腰,在他瑟缩着逃开之前将他当着全校的面举起来,像是在炫耀和宣誓主权。梅林被这暧昧不清的巨变惊得涨红了脸,手脚在波涛般的尖叫声中慌乱地不知道往哪里摆。


      最终亚瑟放下梅林,和他并排站在冠军的领奖台上。在梅林发脾气之前,他砸吧着嘴开口说:“现在你不用再垫着脚了——为我颁奖吧!”

─❁Fin❃─

评论(8)
热度(30)

© 是苏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