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lof内文章任、何、形、式的使用都需经过本、人、同、意🐯

【莱瑟】唯你(八)

第八章

    莱格拉斯守在瑟兰迪尔床边,埃尔隆德和巴德守在门外,安西娅在准备人类的午餐。他们保持

这种状态过了很久,切菜板上的胡萝卜早已由被切沦落为被碾,锋利的菜刀几次擦过安西娅的手

指带出浅浅的血珠把那一滩胡萝卜泥染得颜色一层一层的。

    瑟兰迪尔大概是最忙的一个人,他又回到了那个梦境。这次他终于可以走上前看清那片雪白中

的两颗浅金色头颅。说是浅金色太过概括笼统,坐着的人显然年纪更大一些他的头发更偏淡像是

月光洗过一般。瑟兰迪尔捏起一缕自己的头发心说这头发还和自己有几分相像。但他低垂着头看

不清人脸。在他怀里昏厥的人虽然看上去年纪更小但眉眼间总有一副历经世事的阴霾,瑟兰迪尔

一下子就认出了他的脸,莱格拉斯!那这个人是谁?瑟兰迪尔低下身子双手探向对方的下颚想托

起他的脑袋一看究竟,谁知原先不省人事的莱格拉斯忽然坐起来吓得瑟兰迪尔连退几步。莱格拉

斯像是完全没有看见他一样,抽出腰间的匕首不做犹豫就插进了抱着他的人的胸膛。心脏绞碎一

般的疼。瑟兰迪尔的手忍不住摸上自己的心口感觉那里一片滚烫的湿润,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身

上不知何故出现了一道狰狞的伤口正往外汩汩冒血。他看向莱格拉斯捅刀的人,那人身穿亮银的

铠甲,不沾血污,没有刀伤,仿佛莱格拉斯那一刀是自己代那人承受了。而莱格拉斯此刻用力推

了那男人一把,只见他僵硬地向后倒去露出一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他感到自己虽然活生生地

站着,心却破碎了一般。瑟兰迪尔踉跄着往后几步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这是一个梦,我会

醒来的。我最近总是做梦。瑟兰迪尔告诉自己,他狠下心用力捏了几下那新鲜的伤口却意外地再

感觉不到疼痛,殷红的血液循着指缝流下,在他脚边晕开一小滩深红的血渍。但在这血渍中却有

清新的翠绿抬头,以他为中心向四周蔓延成一望无际的草原,然后林风荡漾,鸟鸣回响,苍天大

树拔地而起。在这一片苍翠之中,他看见一身银装的莱格拉斯眼角含笑向他走来,“Ada,”在

只距离自己几步的地方莱格拉斯停了下来冲自己抬起一只手,是邀请的姿势,“welcome back。

”说着莱格拉斯急不可耐地拉过瑟兰迪尔的手牵引着他往前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瑟兰迪尔缩

了缩手却被带路的人握得更紧了,梦外的莱格拉斯抱过他,吻过他,即使没有经过自己同意也是

极其温柔的,那个他的动作传递出旺盛的占有欲和不容置疑的真爱和习惯,也正因为如此瑟兰迪

尔找不出斥责对方无礼的理由。但是这个人,瑟兰迪尔甩开他的手站在原地表情渐渐冰冷,从这

个人身上他只感觉到了占有欲,那种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的黑暗愿望。“你是谁?你不是莱格拉

斯。”“瑟兰迪尔。”那个人只是叫着他的名字,他的声音和另一个声音重合了,犹如和煦春风

缕缕拂面,撩得他惬意地闭上眼。

    睁开眼时他看见了神情憔悴的莱格拉斯。是真的莱格拉斯。瑟兰迪尔在心中重复了一遍努力忽

视心中莫明升腾起的质疑。他偏过脸躲开莱格拉斯冰冷的手指。“你做了什么梦?一直在哭。”

莱格拉斯讪讪地缩回手指,埃尔隆德的声音在脑中回荡——你要向他坦白,关于你是什么和你们

从前的纠葛。

    “可是埃尔隆德,他会害怕我的。”

    “没有人会不害怕,莱格拉斯。但如果你想一直陪伴在他身边,你需要的是坦诚而不是谎言。

他早已不是从前那个攻无不胜战无不克的瑟兰迪尔了,除非他想起前世的记忆,否则那些杀伐利

器皆与他无关,他就只是一个普通人。就如巴德所说,泰尔瓦斯可以杀死他求之不得的瑟兰迪尔

国王,他一样可以杀死现在的瑟兰迪尔。因为你的出现,他周围的一切开始改变,他不能离开我

们的保护,如果他要活下去的话。这一点你一定比谁都清楚。隐瞒会带来无休无止的好奇探索,

谎言会掀起威势滔天的互相猜忌,而他们最终将导致痛失所爱。莱格拉斯,我们没有人愿意看到

这一切。”

    “你看见了未来对吗?维雅的力量已经所剩无几,你怎么能担保她的准确性?”

    “维雅之力早已消散。你们的未来将由你们来书写。莱格拉斯,如果你真的爱他……”

    “你怀疑我对瑟兰迪尔的爱?”

    “你爱哪个瑟兰迪尔?是现在这个普通人还仅仅是他身上你父王的影子?爱可以延续但爱情是

不可以的。每一次的爱情都是独一无二的,莱格拉斯。”

    “无论我爱谁,我都不会离开瑟兰迪尔的。你在暗示我离开他,你在暗示我的身份我的出现害

了他,那么你呢?把我赶走以后就想乘虚而入吗?当年的你其实是来请父王登船的吧!若不是父

王执意要我离开,你恐怕恨不得我死在中土吧!”

    “承认吧,埃尔隆德,瑟兰迪尔从未爱过你!他爱的是我,一直都是!”

    “简直胡闹!但是......但是你无法否认我所说一切的正确性不是吗,莱格拉斯?”

    “我真的不想他离开我,埃尔隆德……”

    是的,我没法否认。但是你是不同的,我没有把你当做父王的替代品。莱格拉斯看着眼前喝汤

的瑟兰迪尔,在心中默默许诺,你是独一无二的。我不坦诚只是不愿你面对那些我们走过的那些

黑暗,这不是欺骗,埃尔隆德是错误的。但是如果你问了,亲爱的瑟兰迪尔,我一定不会有所隐

瞒。

    “莱格拉斯,你很像我梦里的一个人。但他不是你。”瑟兰迪尔放下汤勺一双美目无比认真地

看着他。莱格拉斯被看得头皮发麻,他知道那个人是泰尔瓦斯但是不知道泰尔瓦斯已经带着瑟兰

迪尔在梦魇中走了多远了。作为一个虚拟的存在,梦魇是有尽头的。那个尽头是一扇大门穿过去

,梦里的人将永远在自己幻想的世界里流连,而梦外的本体将永远陷入沉睡,身体不腐不朽直到

真爱之人生命的尽头。“你到底是什么?”“在我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可以提一个小愿望吗?

”莱格拉斯看见瑟兰迪尔允许的点头后拉过他的右手将自己的手掌盖住他的手掌,瑟兰迪尔只感

到一阵麻酥酥的电流从掌心一直抵达胸口,两手交叠之处绿光涌现,一个小小的魔法阵在他掌心

浮现待到莱格拉斯拿开手掌却消失不见。那是一个莱格拉斯准备许久的独一无二的保护魔法可以

烫伤一切接触瑟兰迪尔的黑暗生物,包括泰尔瓦斯,包括莱格拉斯。

    做完这一切后莱格拉斯起身从窗缝中看了看高悬的骄阳,一把扯开了窗帘。


评论(4)
热度(13)

© 是苏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