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lof内文章任、何、形、式的使用都需经过本、人、同、意🐯

【莱瑟】唯你(七)

现在看看感觉自己写感情戏真是慢热的可以


第七章

    很久以后瑟兰迪尔觉得自己和莱格拉斯的故事就是从那一天开始的。

    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脱下风衣扑到烈火缠身的莱格拉斯身上,暗红色的风衣裹住莱格拉斯痛苦

翻滚的身子,隔绝了氧气也阻挡了阳光。莱格莱斯感到体温回落,皮肤肌肉开始修复,他急切地

想推开瑟兰迪尔。不,莱格拉斯痛苦地在心中哀嚎,一旦瑟兰迪尔看见自己怪物般得修复能力,

他会因为害怕和偏见逃离自己的。“没事了,已经没事了……”瑟兰迪尔只当是莱格拉斯因为自燃

惊吓过度,连声温柔安慰。两个人抱成一团在地上滚了一小会儿,瑟兰迪尔看火焰灭了,撑着胳

膊跪坐起来想揭开破烂不堪的风衣看看莱格拉斯的伤情。谁知有人快他一步一脚把莱格拉斯踢到

紫藤花阴下并单手把自己牢牢按在原地。“不,泰尔瓦斯。求求你别这么做……”莱格拉斯死死抓

住肩上的披风颤抖着哀求。“我这就给你看看他是什么。”泰尔瓦斯完全没有理会莱格拉斯的意

思抬起手掌推动气流一掌推开对方蔽体的风衣。于是,在一片香甜的花阴中,瑟兰迪尔眼睁睁看

着之前烧成焦炭的莱格拉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如初,光鲜照人。“瑟兰迪尔……”莱格拉斯摇

摇晃晃地站起来声音哽咽,他后悔了,后悔没有早一点向对方坦白他的身份,;后悔因为贪恋前

世记忆选择了苟且偷生。“你干什么?放手!”泰尔瓦斯不顾瑟兰迪尔的反抗将他连拖带拽地弄

到莱格拉斯脚边踩在自己脚下,“现在很饥饿很虚弱吧,密林小王子?闻闻他的味道,多么美妙

啊,”泰尔瓦斯直起身子,低沉地声音震得莱格拉斯的意识支离破碎,“咬他,莱格拉斯。”

    泰尔瓦斯是诱骗莱格拉斯选择吸血鬼的罪魁祸首,莱格拉斯没有办法克服转化带来的对泰尔瓦

斯的服从欲望。他难耐地张大嘴露出两侧跃跃欲试的尖牙,血红的眸子居高临下地打量着瑟兰迪

尔,就像是举枪瞄准蓄势待发的猎人盯上一只肥美的角鹿。泰尔瓦斯的话穿过荆棘策马而来。咬

他!占有他!让他与你融为一体!莱格拉斯仿佛被不知疲倦的烈马在荆棘林中拖拽,锋利的短刺

石块刮花他的眼割裂他的唇伤得他遍体鳞伤,但他毫不畏惧地伸手去摘取高处的金色花朵。可是

那些花在他还未伸手前就争先恐后地凋谢了。不,莱格拉斯在心中默默哀悼着,别这样,我只是

喜欢你们。他掐着猎物脖颈的手爆出青筋掐得瑟兰迪尔满脸涨红吐不出一个字,他斜下眼睛目光

涣散地看着那双红的发黑的眼睛,他想起很近的那个夜晚那双眼睛中的温柔和决绝,还有那个僭

越的吻。瑟兰迪尔动了动嘴唇无声地叫着莱格拉斯的名字。你还在等什么,莱格拉斯?泰尔瓦斯

透过意识看见了莱格拉斯的动摇,他清楚的意识到面前这只吸血鬼在清醒。我泰尔瓦斯意念控制

成功率几乎百分之百怎能被这个小东西打破!泰尔瓦斯用威严的语气催促莱格拉斯赶快下手。但

是他看见莱格拉斯松开手将几乎气绝的人搂进怀里低头在那人含泪的眼角印下一个吻,双目清明

,虔诚,愧疚。

    泰尔瓦斯还没来得及气急败坏地一脚踹翻莱格拉斯就躲闪不及地一个转身用手挡下飞来的子弹

。裹了水银的子弹稳稳被他截下咝咝咝腐蚀着他的皮肤,泰尔瓦斯恼怒地把子弹甩向原来得方向

,巴德身子一转挡在埃尔隆德前面拉弓引弦果断准确地劈开了来势汹汹的水银子弹,安西娅见状

高念咒语双手变幻将泰尔瓦斯困于一团紫色的迷雾中,谁知泰尔瓦斯只是轻轻笑了一下单臂抬起

一挥就驱散了安西娅的迷雾,“花拳绣腿。”泰尔瓦斯勾起嘴角讽刺道,一双紫眸笑眯眯地注视

着安西娅又陡然暴戾地用意念将安西娅摔到一棵梧桐上。

    在一片全新的暮色中,泰尔瓦斯看着巴德开口说:“我们又见面了,中土的屠龙者。曾经优秀

的血猎竟然和吸血鬼混在一起真是出人意料。”巴德举着弓箭,直接无视了对方阴阳怪气的嘲讽

语气,“精灵?”泰尔瓦斯又走了几步审视着被巴德挡在身后的埃尔隆德,他挺直腰板一脸了然

地开口,“我说为什么小美人会死得那么惨,原来中土战场失去了精灵之戒的庇护啊。首生儿女

啊,永生是否磨钝了你们的是非观念。”最后一句话让埃尔隆德以为看见了海上审判时的伊露维

塔,但两者又是那么不同,这个泰尔瓦斯虽然语气神态模仿得有板有眼,但完全没有伊露维塔和

众维拉的痛心疾首和浩荡正气。看来巴德说的没错,这个泰尔瓦斯确实有洞察人心的能力,自己

内心对瑟兰迪尔的挂念,对组织撤离的羞愧,他都摸得一清二楚。

    “泰尔瓦斯,高台之上我可以射穿你的心脏,现在依然可以。”巴德说着羽箭离弦,一团琥珀

色的气流化作一只苍劲的雄鹰将利箭藏于腹中悲鸣向前,靠近泰尔瓦斯时又陡然一变幻成一条长

龙将泰尔瓦斯缠绕。“带瑟兰迪尔和莱格拉斯快走。”巴德又三箭连发后回头对埃尔隆德低语,

现在的泰尔瓦斯早已不是当年那个被拷在锁链之中的初生恶魔,巴德清楚自己没有任何胜算,但

论拖延时间他还是有点经验的。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用箭困住泰尔瓦斯,最好把他送到荒山野岭

。那枚水银子弹上有定位仪器,公会的人很快就会发现这只恶魔的踪迹。但巴德还没来得及为自

己的计谋鼓掌就被一阵气流震得一阵踉跄,扬起的尘土遮住他的视线只可以勉强看清眼前走动的

人影。泰尔瓦斯一拳击中巴德的小腹伏在他耳边低声说:“别妄想用定位仪这么愚蠢低级找到我

。毕竟……”我可是为你们准备了一份大礼。


评论(1)
热度(10)

© 是苏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