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lof内文章任、何、形、式的使用都需经过本、人、同、意🐯

【莱瑟】唯你(四)

写着写着好像忘记安西娅了,还有人记得这个一天吃三顿,顿顿一大碗的妹子吗?不行,我要为








安西娅刷点存在感








第四章








    安西娅看着莱格莱斯的短信抿抿嘴,她可不觉得莱格拉斯有什么独自用餐的理由或是习惯,难








道是遇上心爱的猎物想独食?回忆起莱格拉斯上次在片场忽然爆发的占有欲安西娅停下了上下滑








动通讯录的手指。我可不想再被摔得四脚朝天!安西娅气鼓鼓地咒骂着莱格拉斯的重色轻友衣冠








禽兽顺势踢了一脚圆桌对面大快朵颐的血猎。这个浑身散发着鱼腥味的男人,被捉住了也不急,








从醒来到现在一直在吃吃吃。安西娅忍不住翻了对方一个白眼心说不如我直接了结了他,省得他








吃得这么辛苦!对面的血猎似乎感觉到了安西娅的怨念,他擦干净嘴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看着安西








娅说:〝我叫巴德。你呢?〞这么一看他得胡茬还有点小性感嘛!安西娅脸红了一小会儿大大方








方地抿了一口混血咖啡说:〝安西娅。你是个血猎。〞听到这句话巴德没来由的尴尬了一下,他








估计是公会里最颓废的血猎了——背着一个屠龙手的名号四处游荡极少猎杀吸血鬼。相比于现在








公会数目可观的工资他还是比较怀念从前山下长湖镇的日子——当初选择血猎这个行业只是为了








在乱世中拥有足够的力量为自己的孩子报仇。〝也许我的身份让你敏感,但请你相信我是不会伤








害你的,〞巴德说着举起双手示意安西娅自己没打算幻化武器或是暗用魔力,〝我只是想找到莱








格拉斯。我看见你和他走进一家酒吧,但他不见了,所以只好找你问问。〞巴德说的句句属实,








成为初代血猎意味着力量和永生,但随着复仇快感的消逝永生的寂寞和痛苦几乎吞噬了他,当他








见到记忆中那个背影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确定那个人就是莱格拉斯。
















    或许每一个异类的心态都是一样的,寻找同类,呆在一起,不认识的也好,认识的更好。
















    安西娅喜欢诚实的人但她反感血猎。况且血猎总要和吸血鬼拔刀相向的,不过她之前的一脸防








备渐渐柔和下来说:〝我相信你的话,但我还是要打电话确认一下,在这期间麻烦你......〞话还没








说完,安西娅一记手刀敲昏巴德自言自语说完了对方听不到的部分〝麻烦你先睡一会儿,别再吃








我的甜点了!〞无论从哪个方面讲,安西娅一边拨打莱格拉斯的电话一边吐槽着,这个叫巴德的








血猎真是个渣渣。不过后来的故事可是让安西娅狠狠打了自己的脸。
















    那是一片浩瀚的森林,赤红的树叶随着瑟兰迪尔的脚步沙沙沙地变成层层叠叠的绿色,仿佛他








是可令万物复苏的春天。一条翡翠色的藤蔓亲昵地摩擦他的脖颈探到他眼前为他献上一朵皎洁如








月的小野花。平凡的生物却美得惊人。瑟兰迪尔正准备接受这个礼物却突然头疼,周遭的绿叶都








迅速枯萎凋落,暗红色的液体哗哗哗地腐蚀着光秃秃的树干......瑟兰迪尔从梦中惊醒,看见莱格拉








斯正坐在他旁边手握方向盘忧心忡忡地看着他,他想起来了,因为那一曲婉转的钢琴曲自己同意








了带莱格拉斯去片场。今天的戏其实很简单,只需要补拍几个自己受到惊吓的场景就可以。但这








个导演喜欢自然月光,所以他们只好驱车前往郊区著名的景点诡镇。看着周围一掠而过的枯瘦树








影梦里的景象瞬息闪现他的瞳孔瑟缩了一下,〝你没事吧?〞莱格拉斯显然不是个尽职的驾驶员








,他往瑟兰迪尔探了探一只手离开方向盘想摸摸瑟兰迪尔的额头,〝专心开车。〞感觉车身明显








歪了一下,瑟兰迪尔一边躲过莱格拉斯的手一边斜对方一眼以示警告。莱格拉斯果然乖乖地缩回








去目视前方一本正经地开车,不过安西娅的电话不容置疑地打破了他的伪装,〝安......〞〝臭小子








你在哪里啊?〞莱格拉斯话还没完就被安西娅一声爆吼打破了,〝老娘我追着你的气味追到城郊








结合部忽然就没了!玩消失吗你?告诉你啊,家里......〞〝你说什么?我就在郊区公路上啊。〞莱








格拉斯打断对方的爆吼无辜地回答,〝别骗我!这附近什么气味也没有,你不会加了什么魔法层








吧?〞吼了两声安西娅也慢慢冷静下来,她四周走了几圈忽然蹲下抓起一把偏黑色的泥土——湿








润的是人血的手感,但是没有任何气味。这是不可能的!安西娅又仔细闻了闻,世间任何一样事








物无论生死都有属于自己独特的气味,但是这里,除了安西娅自己血液的气味什么也没有。
















    〝或许是专吃气味的魔物?〞巴德的声音吓了安西娅一跳她跳起来用手肘狠狠给了巴德一击,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烦啊?〞〝只是你在监控里太好找了。〞巴德耸耸肩,掏出手机登陆公会网








站准备搜索一些有用的信息,〝不用找了,〞安西娅轻哼一声在右手凝聚出一把紫色弯刀边走边








说,〝如果是食气的气鼬的话我们最好快点。〞气鼬喜食气味,凶悍残暴,身形巨大,徒手撕碎








食物是他们变态的爱好。最要命的是,一山不容二虎这句人类俗语在它们身上不适用,气鼬喜欢








群居。安西娅现在还无法完全相信巴德更无法完全相信他的实力,但看见巴德跟在身后举着一把








琥珀色弓箭严肃的样子时她还是稍稍安了点心。〝喂?莱格拉斯?气鼬可能在你附近。现在我








要你马上回来!啊天!〞电话分散了安西娅的注意力,她惊恐万分地看着一只气鼬被一支高速旋








转的羽箭射穿心脏钉在地上,好吧,她要收回之前对巴德实力的怀疑,〝我开启了用于吸血鬼的








定位仪,跟着我走吧。莱格拉斯在很里面了,不过他在往外走,移动速度很快,应该没事,〞巴








德喘了口气拍了拍安西娅的肩问,〝你没事吧?〞
















    上帝啊!莱格拉斯掉了个头狂踩油门,车后气鼬的脚步很沉很快,莱格拉斯感觉汽车的底盘快








被震掉了。〝不,别回头。〞看见瑟兰迪尔回头莱格拉斯急忙伸手掰回他的脸但这也导致了汽车








的失控,发了疯的汽车一阵横冲直撞后撞到一块巨石前熄火了,安全气囊救了他们一命,但气鼬








的脚步声也停了只剩下粗重的喘息。幸好黑暗涂层还能用。莱格拉斯启动汽车的黑暗涂层,顿时








透明的车窗被浓厚的黑色取代,汽车内黑暗下来,只剩下他们两人亮亮的瞳孔,瑟兰迪尔的瞳孔








里有不可名状的恐惧,是他很久很久以前从不会流露的害怕,但这给了莱格拉斯勇气。他凑过去








在瑟兰迪尔眼上印下一个干干净净的吻,然后他很爷们地说:〝留在这里,等我回来。〞
















    

评论(2)
热度(14)

© 是苏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