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lof内文章任、何、形、式的使用都需经过本、人、同、意🐯

【莱瑟】唯你(三)

大家好,我从南京晒得黑炭般滚回来写文了




第三章




    瑟兰迪尔的闷哼和莱格拉斯贴得很近,在半兽人疾风骤雨般的捶打下浑浊不清,淋漓的鲜血在




他腰际泛滥,流下,渗进地面。瑟兰迪尔破碎的铠甲掐进他的血肉磨蚀他的骨骼,铺天盖地的血




腥味和尸体腐烂变质的恶臭遮掩了莱格拉斯的气息。归顺于黑暗势力的半兽人开始撤军,隆隆的




脚步声渐行渐远。








    莱格拉斯从尸堆中爬出来,抱着瑟兰迪尔残缺的上半身。没有恐惧也没有仇恨。他抱着瑟兰迪




尔靠着尸堆坐下,想好好和他说会儿话。想说对不起,都怪我任性地跑回来;想说没关系,我会




一直陪着你;想说醒来吧,一切都结束了......他低头在瑟兰迪尔的脖子上蹭了蹭,像他小时候犯错




后撒娇一样。在他很小的时候每当他犯错要接受惩罚,他总是委屈地蹭蹭Ada得脖子,而他美丽




的Ada总会被这个可爱的小动作逗笑进而免去处罚。但这一次没有,怀里的精灵没有再露出包容




又无奈的微笑,他触电一样睁开冰眸饿虎扑食一般瞪着莱格拉斯,越瞪越大,仿佛那一双瞳孔都




要夺眶而出!








    〝不!Ada!嗷!〞莱格拉斯一个瑟缩躲开漏进来的阳光,被烫出水泡的手腕在空气中咝咝咝




冒了会儿白气便复原如初,他摸了把额头上被噩梦吓出的汗珠喘了几口气才开始打量所处的房间




。这是埃尔隆德的房间,书籍花草房间装饰都是这位领主大人千年前喜欢的模样。莱格拉斯小心




翼翼地挪到窗帘缝隙旁将窗帘拉得严严密密得才敢走到试衣镜前整理衣服的褶皱。他翻出手机果




然看见了来自安西娅的未接电话,莱格拉斯想了想觉得现在太阳还没落山,打电话回去肯定会搅




了安西娅的好梦,于是他随手编辑了一条〝我还活着〞的短信给对方报个平安,偏着头想了想又




追加一条〝今天晚饭我自己解决〞。他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问问埃尔隆德白船后来的情况,当




然更重要的是取得瑟兰迪尔的原谅在他心中留下一个好印象。上一世的自己因为彼此的父子关系




压抑感情一直不敢挑明,这一世他要走到瑟兰迪尔面前追求他,保护他。莱格拉斯为自己的想法




有些激动他来来回回在房间里走了几圈又试探性地挑开窗帘看看太阳是否落山,这样反反复复几




次他终于如愿以偿地看见夕阳敛去她的光辉,感觉到黑色的凉意降临。








    莱格拉斯推开门走到过道上,听见断断续续的钢琴声。他现在是在二楼,从走廊望下去可以看




见低调但精致的会客厅,往上看似乎是一个小阁楼,琴声似乎是从那里传来的。莱格拉斯上楼,




看见一扇虚掩的门。门缝不大但足够莱格拉斯看清里面的一切——埃尔隆德在指导瑟兰迪尔弹钢




琴,他们坐在同一条琴凳上,双手交叠。莱格拉斯咬着自己的嘴唇,内心的醋意和不甘激起了他




的食欲,情感波动会影响食欲这一点在吸血鬼身上尤为明显,说白了,就是莱格拉斯此刻想咬人




泄愤。但他没有咬人,他做了一个机智的决定——








    〝father?〞他推开门,装出一副打破两人雅兴的尴尬表情。他其实有很多种称呼埃尔隆德的




方法,他可以叫老师,叔叔,甚至如果他不嫌弃埃尔隆德的发际线叫他一声哥哥。但他为什么要




叫他父亲?莱格拉斯是这样想的,一来可以用这句话试探一下瑟兰迪尔对前世记得多少,二来用




这句话告诉瑟兰迪尔〝他有儿子了,如果你是他情人,离开他吧〞。这一声〝father〞把两个人听




得有些蒙,瑟兰迪尔一双眼睛里写满了〝从没听过埃尔隆德说起他儿子,这小子是谁?〞好在埃




尔隆德疑惑片刻就露出一副〝好的,我懂。我可以和你演戏。〞的了然表情,莱格拉斯需要一个




接近瑟兰迪尔的身份,这一点他懂。于是他把莱格拉斯牵到瑟兰迪尔面前无比自然地介绍道:〝




这是我儿子莱格拉斯,就是之前在片场......打架那位。〞〝之前怎么不和我讲?〞瑟兰迪尔抬眼细




细打量着莱格拉斯,少年固然英俊帅气朝气蓬勃但说句实话,他觉得这个莱格拉斯和埃尔隆德并




不相像,论样貌,倒与自己相似至极。莱格拉斯仔细观察着对方的神态,失望地发现他几乎不再




拥有前世记忆,不过看他淡定的反应也看得出他与埃尔隆德只是普通朋友关系,推测出这一点,




莱格拉斯的心里甜滋滋的,不过当务之急是抓紧圆谎,〝是我让爸爸别说的!我背着爸爸到片场




找你,谁知道和朋友玩过火了打扰了你们拍摄......我想等你气消点了再解释。谁知道,一回来光顾




着睡觉了......〞最后一句是实话,那天莱格拉斯感觉特别累,以至于他在人类的夜晚睡着了。嗜睡




,饥饿,敏感......这些莱格拉斯从前没有的小毛病纷至沓来,原因他当然知道——瑟兰迪尔。瑟兰




迪尔令他淡漠的情绪有了起伏,哪怕这些起伏会带来痛楚,莱格拉斯也甘之如饴。行事冲动考虑




不周。瑟兰迪尔给了莱格拉斯一个简短的评价,但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很真诚甚至带着浓浓的眷恋




,尤其是当他走近自己时,一种难以克制的兴奋会从他内心升腾而起,这种感情令他陶醉神往又




奇怪地使他羞愧。但他只是面无表情地看向埃尔隆德求证对方所说的真伪虽然他没指望埃尔隆德




说出什么否定的言论。〝嗯......这小子刚从国外回来吵着要见你,我不让还自己跑去,什么都和他




爹对着干,太不让人省心了!〞莱格拉斯听出埃尔隆德在指责他偷跳下白船不禁有些脸红,瑟兰




迪尔注意到这一点只当是少年的羞愧,他慢悠悠地站起来说:〝那我先走了,你们聊吧。〞〝哎




!等等!〞见对方转身就走,莱格拉斯一个箭步堵到门口急切地说,〝那么还请您听一曲我的钢




琴吧!是我自己的创作!〞他在不顾一切地留下我。瑟兰迪尔感觉到,他挑挑眉走到一旁的吊椅




上坐好示意莱格拉斯可以开始了。








    在转变成吸血鬼后的漫长岁月中,莱格拉斯当过自由钢琴家。他昼夜刻苦练习,只为了给日后




他和瑟兰迪尔的相遇准备一份贺礼;他四处巡回演出,只为了能在旅途中与瑟兰迪尔惊喜邂逅。




而此刻,他终于可以将承载光阴的《瑟兰迪尔》献给他心心念念的瑟兰迪尔。

评论(2)
热度(17)

© 是苏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