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lof内文章任、何、形、式的使用都需经过本、人、同、意🐯

【莱瑟】人鱼珍宝

第四颗珍珠

       索林的城堡大且宏伟,笔直悠长的长廊延伸到绿意姗姗的尽头。


      “这是从一条死去人鱼身上取得的,我们叫它人鱼珍宝,”甘道夫看莱格拉斯对着一枚桃红色

的鱼鳞出神好心地解释说,“这上面凝聚了人鱼的灵魂,取下这片鱼鳞的人可以得到人鱼的完全

顺从。但是没有了珍宝的人鱼只剩下顺从,没有笑也没有泪水。”“那岂不是很不公平?”手指

滑过鳞片,如同触碰一块冰冷的矿物原石,“这或许是人鱼为美丽付出的代价。每一条人鱼的珍

宝本是生机勃勃的,仔细聆听可以听见心跳的声音。可惜这条人鱼死去已久,她的珍宝也是死的

。”甘道夫平静的诉说中有无奈和懊悔掀起的小小波澜,不过他和蔼一笑将那段历史掩盖过去,

转过身“咚咚咚”地拄着酸木拐杖为莱格拉斯引路。


       在长廊的一个拐角处有一幅挂画,暗黄的牛皮纸嵌在雪白的虎皮之中引人注目,不过真正诱

使莱格拉斯停下来的是画的内容——画上的人鱼浓眉如刀,妙瞳似星,活脱脱就是瑟兰迪尔的模

样。


      “索伦看见了你人鱼的样子?!" 


       被索伦盯上可不是什么好事。索林撇撇嘴看着好整以暇的瑟兰迪尔,他心情颇好地玩着红酒

杯,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索林知道这个猎鱼者索伦,他曾和对方合作过几笔军火生意,但反感

于对方阴险的手段心计,交情甚浅,有时也会兵戎相见。按照瑟兰迪尔所说的计划,他负责色诱

,自己负责枪杀。听上去平常落俗但不失高效。但让索林犹豫不决的是对手的阴谋诡计,能在埃

律西昂小岛争得一席必不可小觑。


       ”你到底帮不帮我?“瑟兰迪尔直接无视了索林的惊叹,继续说,“我也不是让你白帮忙,

事成之后索伦的收藏品全归你。”


        瑟兰迪尔表面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心里其实打鼓。在和索伦初次交锋之后,他就开始懊悔自

己的冲动与大意,就像索林说的那样,他不了解人类但是索伦了解人鱼。但是索伦杀了加里安啊

,那个把自己捧在手心的善良管家啊!难道要他懦弱逃离甚至看着索伦继续屠杀人鱼吗?他受够

徒劳的祈祷和哀悼了!


       “我不是不帮你的意思......我只是担心我们被反咬一口。”


         事实证明索林的担心不无道理。随着瑟兰迪尔清冽声音的结束,索伦关掉窃听器捏起那张瑟

兰迪尔和莱格拉斯的亲昵照片,用指甲在莱格拉斯脸上抠出一个洞然后目光越过相片在一个巨大

的圆柱形容器上停了很久很久。


          “今晚早点休息。”伸手将莱格拉斯的几缕碎发理到耳后,瑟兰迪尔笑得温柔,“你不会

今晚就走了吧?”他的笑容不自然。莱格拉斯惴惴不安地看着眼前的人,“......不会的,晚安。”


          房门是虚掩着的,透出暖暖的黄光。瑟兰迪尔并没有惊讶,即使索伦倚在窗帘边低头玩着

手机。”好久不见啊,瑟兰美人,“索伦收起手机走到瑟兰迪尔面前挑起他的下巴问,”和他一

起,玩得开心吗?“他问得很温柔,瑟兰迪尔眼里也没有两人初见时的肃杀之气,气氛一时间有

些暧昧动人。”他只是个高中生,有点幼稚......“”哦?你对他可是温柔得很嘛!“看着小美人在

自己面前演得有板有眼,索伦转过身勾起一个嘲讽的笑容,”你......太凶了嘛。我以为......你想杀

了我。“鸦睫微颤,温软的鼻音带着撒娇的语气,”那现在呢?害怕我吗?“索伦一个转身把瑟

兰迪尔按在床上,鼻尖抵着鼻尖,瞳孔中倒映着彼此的清晰面容。瑟兰迪尔没有说话,只是轻轻

蹭了蹭索伦的鼻尖。青涩的挑逗。索伦附身隔着衣服亲吻温热的绿鳞,”不......“”嗯?“捉住一

只柔软无力的手将他们拉向自己的心口,索伦伸出舌头描摹身下美人的红唇,向上舔舐微颤的鸦

睫。酸涩的涎水滴进美人的左眼使那里水光一片。”现在呢?温柔吗?“”凶......“瑟兰迪尔嘟着

嘴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反握住对方的手他低声说,”别在这里嘛。“为了不误伤旅客,不在长

湖镇动手是他和索林约定好的。”那我带你去个地方,只有我们。“在瑟兰迪尔看不见的时候,

索伦冲窗外做了句手语——只有我们。


       穿过层层烟灰纱帐,推开一扇黄金拱门,两人终于停了下来。

      

       那是一间富丽堂皇的圆拱殿堂,四壁是雕花的鎏金展示架,钻石,瓷器,动物化石......传说中

的珍奇异宝在烛光中闪耀。正中间是一个巨大的圆柱形玻璃柱,但其中除了湛蓝的海水空无一物

。瑟兰迪尔绕着玻璃容器走了一圈,一个可怕的想法在他脑中炸开来——这是用来囚禁人鱼的玻

璃柱!那么用来囚禁哪条人鱼呢?答案不言而喻。要离开!瑟兰迪尔暗叫不好,必须马上通知索

林,计划取消!



       ”瑟兰......"索伦上前搂住他的腰,把一个白色耳机塞进他耳中。在一片令人窒息的寂静中瑟

兰迪尔听见一个声音说“我拖住索伦,你趁机下手。”那是他自己的声音。


      “害怕吗?”索伦不紧不慢地吮吸着瑟兰迪尔的耳垂,捏起一缕金发细细摩挲,“觉得我凶吗

?”索伦揪起对方的头发迫使他扬起脸接受自己暴风骤雨式的亲吻,“还想杀我吗?”他粗暴地

按着瑟兰迪尔的头狠狠往玻璃柱上砸,在这铺天盖地的钝痛之中,瑟兰迪尔听见索伦对他说:"叫

你的小情人来救你,好不好?"


   


评论(3)
热度(17)

© 是苏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