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lof内文章任、何、形、式的使用都需经过本、人、同、意🐯

瑟兰迪尔的死亡

      石斛兰难道不是太过脆弱纤细。

      伟大的密林之王瑟兰迪尔永远睡去了,在那暗棕色的木棺之中,被清冷的石斛兰与炽热的朱砂枫叶簇拥。那些抱怨他锱铢必较的精灵默哀在侧,那些厌恶他不近人情的矮人敬礼在侧,那些仰慕他倾世容颜的人类叩拜在外。埃尔隆德从未见过这样的阵势——一位没有精灵之戒的辛达精灵,死得悄无声息却接受天地的朝拜万物的哀悼。

      瑟兰迪尔的独子莱格拉斯继承了他的王位将他的王国治理得井井有条欣欣向荣。但是他坚持子民叫他殿下。加里安曾安慰他这不和规矩,他应该从失父之痛中走出来。

     “不,加里安。治理密林的精灵可以有很多,但是密林之王只能有一位。”莱格拉斯阖上眼,泪水滑落。

      “加里安,我总是觉得泪水已经流干,可它又流了下来。”

      “加里安,你知道我为什么总和他吵架吗?”莱格拉斯沿着墙壁蹲下,将泪水埋进臂弯。

       “因为我知道他爱我。无论我如何触怒他,武逆他……他总会原谅我,无条件的原谅……无论我离家远行到何处,他的祝福庇护总会相随……”

       “每每那时,我被感受到他的爱……深沉的父爱……无私的父爱……”

       加里安蹲下来把年轻的新王搂进怀里,在精灵漫长的生命里,这种痛失的撕心裂肺,痛不欲生将永远与他们相随,成为绝情人的次次醉酒,多情人的夜夜梦魇。

      埃尔隆德在书房外,缠绵梦魇。千年之前,他还是个喜欢拜访密林的传令官。瑟兰迪尔还像个不染尘埃的纯净小王子,谁会想到那双翻阅经典的手会拿起铁骨铮铮的双刀,那头浓密柔顺的金发会沾染寒意飒飒的长风。

      剑起刀落之间竟然就是两个千年。

      死神总是虚妄却又诚实。

      请璀璨的星光垂眸,

      清洌的山溪叮咚,

      维拉啊!

      死亡是您俯瞰尘世的客观侍臣,

      宁静的埃律西昂又将您的慈悲显现。

      请让埃律西昂的玫瑰盛放,

      百灵歌唱,

      圣殿燃起迎接贵客的烟火!

      圆桌之上,

      圣光之中,

      我们的国王即将醒来,

      带着万物的祈祷祝福,

      万古的笑语欢声!

      精灵们唱着祝词,流着泪,彼此安慰。


      


评论
热度(14)

© 是苏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