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lof内文章任、何、形、式的使用都需经过本、人、同、意🐯

【邦信】依旧小段子

背景是刘邦重伤,韩信给他熬药

韩信扬手化刀,从自己的龙角上削下一截金色来,他沉着赤红的眼眸,将那截带血的龙角扔进了咕咕沸腾的药炉中,又拿起木勺轻轻搅动着。

身后传来衣摆曳地的声音,是毛绒绒的狐裘,随着刘邦沉重的步子挠着地面。“嘶!”韩信慌忙隐去龙角,盖起炉盖就想起身,谁知动作一慌,手指反而被滚烫的药炉烫了一下。

背上贴上一阵暖意,随着那柔软的狐裘一起笼住了他全身。韩信一哆嗦,双手按在膝头就想站起来。刘邦一把按住了韩信的肩膀,将那被烫红手指握在掌心,抬至唇边静静地舔。韩信觉得痒,脸色一沉,就想把手抽回来。“下次不准再干这种事。”刘邦手快,将韩信的手捉住了,按到膝头,用狐裘严实地盖住了。

韩信没回答,只是拿起蒲扇对着药炉一味地摇。刘邦皱了皱眉,他坐近了,贴着韩信的唇角问:“孤方才说的,记住了?”

“嗯。”韩信终于答应一声,他觉得唇角被刘邦的热气搔得有些痒,就偏头躲开了些。他低下头,将目光投到蒲扇破了一个洞的扇面上,却还是觉得嘴边痒得很,脸上还微微发烫,他伸出舌,往唇角卷了一下。

痒,面上痒,指上痒,心上也痒。

他们也曾有过一段好时光。

评论(3)
热度(45)

© 是苏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