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lof内文章任、何、形、式的使用都需经过本、人、同、意🐯

【邦信】操猫与养猫孰难

有些粗糙的小甜饼,希望各位不要嫌弃。

标题:操猫与养猫孰难

配对:公司老总刘邦×猫咪韩信

写手:西西二去小宝贝

正文:

*
公司食堂溜进了一只小黄猫。刘邦推开餐盘,靠在椅子上玩手机的时候余光一瞥正看见一只不胖不瘦的小黄猫哒哒哒地跑过,爪子搭住椅子一跃,蹦到座椅上耸动粉色的鼻子嗅来嗅去。食堂里除了人外,鲜少看到其他活的东西,猫咪的出现引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邻桌的年轻女孩凑到一起,红着脸举起手机。刘邦当时刚谈拢一笔利益客观的生意,打响了他二十出头坐上西汉公司头把椅子的第一炮,他心情颇好地放下手机,正看见猫咪前爪搭在桌子上,毛绒绒的小脑袋转来转去,在猫咪绿莹莹的眼睛与刘邦交汇的那一瞬间,刘邦看见猫咪支起小耳朵抖了抖,然后这小东西低下头,似乎要跑开了。

刘邦扫了一眼空空如也的餐盘,只好解开新买的土司撕下一点捏在手上,探身过去碰了碰猫咪的鼻子。

“喵……”猫咪缩了缩脖子,身子绷得更直了,锋利的指甲也从猫掌里伸了出来,它歪过脑袋,湿润的鼻尖蹭了蹭刘邦指尖的土司,又伸出舌尖舔了舔,这才眯起眼舌头一勾卷走了刘邦手中的土司。猫咪似乎饿极了,嘴里嚼个不停地时候太不忘抬起一只前爪锢住刘邦的手腕,吃完了还喵喵喵地叫唤着舔舐刘邦的手掌心。

刘邦小心地把猫咪搂进臂弯,另一只手去撕包装袋里的土司。正当他艰难地想把口子撕大的时候,他突然感觉怀里一空,原本窝着舔爪子的小黄猫已经窜了出去,刷刷刷扒拉开包装袋,鼓着腮帮子吃了起来。

刘邦气得一口气没喘上来,正准备对着猫咪的脑袋拍一下的时候突然看见了猫咪细长的尾巴,小鞭子一样的黄毛小尾巴,十分快乐地拍打着桌面。刘邦眼睛一亮,他伸出手,捉住猫咪的尾巴根狠狠捏了一下。

“喵呜!”猫咪整个身子猛地弹起来,扬起爪子拍了刘邦一巴掌后呲溜窜得老远。

刘邦拎着那袋被咬得稀巴烂的土司,再摸了摸自己手背上的红痕,蹒跚地走在离开食堂的路上。

“太可爱了吧!”

“就是昨天刘总喂的那只猫啦!”

第二天刘邦再去食堂的时候发现一张椅子前聚集了一小撮人。

“真的啦!刘总当时笑得超级温柔!”

刘邦走过去的时候正好听见这么一句。我做人就是这么受欢迎啊真是苦恼呢。他调整了一下自己快要笑裂的表情,拍了拍一个实习生的肩膀:“你们在看什么?”

“刘总……”实习生的脸更红了,低下头轻轻叫了一声,其他人发现刘邦来了后都自动让出一条路,露出里面蜷成一团的小黄猫。

刘邦戳了戳猫咪毛绒绒的脑袋,发现猫咪没醒后就坏笑着去捏猫咪的尾巴根。

“喵呜!”猫咪一下子蹿了起来,爪子一蹬就扒拉住刘邦的西装挂在了刘邦的肩膀上。刘邦吓了一跳,伸手就去托,却在碰到猫咪屁股的时候被细软的尾巴一抽,那猫咪已经借着他的小臂窜到了刘邦头上趴下,尾巴垂下来啪嗒啪嗒拍打着刘邦的额头。

刘邦的头皮被猫咪的腹部捂得暖烘烘的,这让刘邦产生了一种这只小东西随时会在他头上撒尿的错觉,但当他看到周围小姑娘亮晶晶的眼睛时,他还是装出一脸温柔的样子,笑着说:“公司忙,怕饿着他,只好带到食堂来了。”

刘邦本想找个没人的地方把猫咪放了,但他在被猫咪粉色的小舌头舔了一下下巴后就放弃了抵抗了,他将猫咪放到副驾驶座上,还贴心地拉起了安全带。

“你可不能害我被罚款哦,小甜心!”刘邦这么说。

神经病。猫咪翻了个白眼。

*
刘邦猜测这只猫咪之前应该挨过饿。

它对和食物有关的一切都十分感兴趣,比如它很喜欢在刘邦的餐桌上走来走去,粉色的小鼻子在每一盘菜上嗅来嗅去。刘邦发现这个它的这个爱好就把厨房里的油盐酱醋全部搬出来变着法子摆出各种各样的障碍,逗猫咪绕圈玩。这个游戏在猫咪趴到刘邦手腕上让刘邦动不了筷子后终于停止了。

让刘邦印象最深的是他为期一天的出差。那天刘邦起得早,洗漱完毕后发现被子里的那黄色的一小团还是没动,他把床帘拉实,小心地拉下薄被将猫咪的鼻子露出来防止自己回来发现一只死猫,又转身出了房间为自家猫咪准备好一天的口粮,这才系好领带出了家门。

刘邦回到家时已经是第二天的破晓了,他脚步虚浮地准备回房倒头就睡,眼睛却迷迷糊糊看见厨房里花花绿绿一大片——刘邦的睡意去了一半,他抄起棒球棒,快步走进厨房,啪嗒一声按亮厨房大灯,举着棒球棒大喝一声——厨房里并没有人。

刘邦再一低头,发现是厨房里的垃圾桶翻倒在地,桶盖大敞着,花花绿绿的碎渣散了一地。他松了口气,走过去,蹲下来看见了钻在垃圾桶内不知道扒拉什么东西的小黄猫,他挽起袖子将手伸进垃圾桶,捏住猫咪的后颈抱到怀里撸了起来。猫咪喉咙里咕噜一声,探出爪子爬到了刘邦的肩膀上,细长柔韧的尾巴摆了两下,勾住了刘邦的脖颈。

“我可怜的小甜心……”刘邦抬手托住猫咪的屁股,也不去管西装上被猫咪踩出来的白色奶渍,直起身子去冰箱里拿鱼罐头。

就是在刘邦把罐头放到餐桌上的一瞬间,刘邦感觉自己的脸颊被一条小皮鞭一抽,就看见他肩上的猫咪呲溜一下窜出去抱住罐头咯噔咯噔地磨起牙来。

刘邦揉了揉自己的脸颊,再看看满地的垃圾和冰箱门上横七竖八的抓痕,果断地锢住打滚的猫咪捏了一把小东西圆滚滚的屁股。

“喵呜——!”猫咪一蹿,喉咙里发出威胁的低吼,扬起爪子抓了刘邦一手红痕。

刘邦眯起眼睛,一把抄起猫咪夹在腋下,一手翻出了指甲钳。

“我的猫咪可能不喜欢我,”刘邦追在张良后面,顶着两个大大的眼袋和满脸的抓痕地说,“它从来不给我送死老鼠。”

神经病。张良喂了一枚鱼形小饼干到猫咪嘴里,翻了个白眼。

你真的想要死老鼠吗?猫咪在张良的抚摸下舒服地抖了抖,他舔了舔刘邦的手心,细长的琉璃眼珠转了转。

连着谈了五天合同的刘邦被感冒击倒了,他扯着嗓子咳了几声,累得连嘴都张不开,只能叼住装着黑褐色感冒药的纸杯吸上几口。他被戳了好几个针孔的手在沙发上摸了一把,在没有摸到软软的猫咪后难过地哼了一声。

“小甜心……爸爸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了……”刘邦顶着最后的意识在房子里搜了一边他的猫咪,最后绝望地倒在床上口中喃喃自语着。他艰难的扯过被子盖住自己,又咳了一声后终于不再动了。

死掉了吗?韩信抱着十多只死老鼠蹲在刘邦床边,纤长的手指伸过去弹了弹刘邦的额头 。那额头上又湿又烫,韩信收回手指含进嘴里,舌头一卷将上面偏咸的汗渍吮干净了。他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刘邦睡了一觉烧已经退了不少,他半梦半醒间感觉身边软软滑滑的,还凉快,抬手搂上去的时候就像抱住了一块牛奶糖,鼻尖心上全是甜甜的奶香,伸出舌头舔一舔,也是香甜的味道。

韩信一双绿莹莹的兽瞳盯着刘邦渐渐鼓起来的下身眨了眨,他张开五指覆上去,模仿着刘邦平日为自己撸毛的动作撸弄起来,才几下就听见刘邦发出一声舒爽的闷哼,再一看自己的手掌上竟是湿漉漉的一片。他伸出舌头勾起一点尝了一下,立刻皱起眉头把手上的黏液全部抹到刘邦脸上。韩信折腾完了想走,却发现刘邦的胳膊把自己搂的更紧了,他哼了一声,还是把好不容易捉来的老鼠塞进了刘邦枕下,然后他缩进刘邦怀里闭上了眼睛。

当韩信的呼吸终于平静下来的时候,他黄色的猫耳却突然动了动,骚了两下刘邦的下巴。

刘邦一觉醒来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意识也清醒得差不多了,他看着揪着自己衣领睡得香甜的少年,心里咯噔一声。刘邦摸出了手机::“喂,子房,和未成年上床判几年啊?”

“是我自己爬上来的。”韩信刚睡醒,披散着水蓝色的长发,眯着一双雾蒙蒙的眼睛就往刘邦怀里钻,他扬起头,如同往日一般伸出舌头去舔刘邦的脸颊。被子因为他的动作簌簌落下了,露出年轻人奶白色的肉体,他跪着,膝盖泛着迷人的粉,一副乖巧顺从的模样。

“好了,没事了。”刘邦挂了电话,手指摸进了韩信的股缝。

死刑不亏。

韩信却腰若无骨地扭身脱离了刘邦的怀抱,他掀开枕头,淡淡地说:“都在这里了。”

刘邦扭头看去——死老鼠,十多只。

“我操你妈逼!!!”

*
刘邦兴高采烈地接受他的猫咪是个小妖精的事实。

“想吃。”韩信再一次清晰地吐出了这两个字,绿宝石一样的眼睛可怜兮兮地盯着刘邦。

刘邦看着韩信再一次用手指勾起鱼罐头发出嘎达一声时,毫不犹豫地把罐头夺过来搁到了韩信够不到的地方。“学完就给你吃。”说着他敲了敲桌上摊着的数学试卷,满是红叉叉的数学试卷。

韩信的嘴巴撅了起来,漂亮的眼睛雾蒙蒙水汪汪的,他浑身的骨头发出嗑嗒嗑嗒的巨响,紧接着他套着的初中校服一空,一只小黄猫呲溜一声蹿出去冲着罐头扑了过去。

刘邦对此早有准备,他展臂一捞,将离弦之箭一般的小猫咪按在了膝盖上。韩信在他掌下扑腾不动,一瞥眼正瞅见刘邦准备把罐头扔进垃圾桶的动作,他整只猫的身体都绷得笔直,老老实实地现出了赤条条的身体。

掌下的腰肢光滑柔韧,刘邦鼻腔内涌上一股热意,手也不老实地往韩信雪白的屁股上摸,然后——“啪!”

“下次还听不听爸爸的话?”刘邦厉声问到,然后又是抬手啪啪啪数下。

“听听听!喵呜——爸爸我错了!我错了错了……嗯啊……呜……别捏尾巴!喵喵喵喵喵!”韩信发出了杀猪一般的哭声。

于是韩信学会了伪造刘邦的签名。

“啪啪啪啪啪!”

“喵喵喵喵喵!”

韩信终于还是考上了重点高中。

*
“我帮你,”韩信一字一句地说,手已经伸向了刘邦肿胀的下体,“我帮过你。”

刘邦的脑子被酒精烧得迷糊,他一手捏住韩信的下巴,一手利落地扯下了韩信黑色的发带,捧起他细滑的蓝色长发送至鼻尖贪婪地闻着,甜甜的奶香,是他的甜心的味道。刘邦捉住韩信正要拉开自己裤拉链的手,两根手指按住了韩信的嘴唇,酒气喷进了韩信耳朵里:“用这里,帮我。”

“刘邦,”韩信摇醒了呼呼大睡的刘邦,手指戳了戳刘邦某个难以言说的部位,“你能管管你这个玩意儿吗?”

刘邦睁开眼,看见韩信撑着胳膊,脖子上戴着自己在他成人那天送的黑色丝绒项圈,月光自他的肩头滑落,照亮了他肩上一块青紫的吻痕。

“我梦见我们的第一次……”刘邦声音沙哑,手指在韩信胸前的俏粉色上刮了刮,旋即伸长手臂勾住韩信的腰肢将人拉得更近,刘邦在韩信腰侧的腰窝上捏了一把后,两根手指就轻车熟路地撑开了韩信尚且湿润的小洞。

“你干嘛?”韩信的眼睛眯了起来,“想死吗?”

“没有没有,睡觉睡觉。”刘邦连忙把手撤出来,又抽出纸巾擦干净后才抚上了韩信的长发。他嘿嘿笑了两声,看韩信神色缓和了才凑过去亲了亲韩信的额头。

刘邦看着韩信眉毛一挑,翻身继续睡了,心中不禁戚戚——谁来把那个求着我进来的小甜心还给我呜呜呜

end











评论(14)
热度(296)

© 是苏欠 | Powered by LOFTER